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把城市当做母体》。

千幻城外……

撕拉!

一道虚空撕裂声响起,数名身影一齐踏出虚空,脸色皆阴晴不定。

“是千幻宗出的手?”

“不见得,千幻宗目前正在准备正式成为第六大至尊势力,在这个节骨眼上应该不会和我们闹矛盾。”

“那是谁,竟然有能力将那片虚空改道,直接传送到了这千幻城。”

“此人实力或许不强,但对于虚空的理解和掌控则远超我等,恐怕不是一般人……”

这数道身形正是天涧圣宗的至尊,他们皆被昆帝用空间挪移送到了千幻城。

一名中年男子沉声开口:“会不会是宗内的次巅峰至尊出手了,怕我们抢走那名奇才?”

“有可能,那些人虽心高气傲,平日里不屑于做这种事,可九色神光还是太妖孽了,他们会忍不住!”一名白发老者点头道。

嗡……

就在众至尊你一言我一语猜测时,千幻城上方的虚空一片震颤,一名面带笑意的男子缓步踏出。

男子身披紫袍,长袍上绘着一尊红色真龙,张牙舞爪。

他的眉宇间透露着一股威严,来人正是千幻至尊!

千幻至尊看了眼众人,含笑开口:“诸位道友这是怎么了,看上去不似专门来我千幻城观光的。”

天涧圣宗的这些至尊也没有装腔作势,皆微微一礼:“见过千幻宗主。”

若是以前他们自然不会多看千幻至尊一眼,可现在不同,千幻宗身后可是站着天哭老人!

那名绝顶可怕的存在!

白发老者公输鸿道:“来此属于偶然,圣宗内的虚空被强行改道,我等皆被传送到了此地。”

千幻至尊似笑非笑地开口:“哦?看来圣宗今夜颇为热闹啊,不知有什么好事发生?”

公输鸿眼神微凝,千幻至尊在试探他们,想套他的话!

先前那名中年男子直视千幻至尊,冷声道:“这是圣宗内事,千幻宗主怕是没有什么权力过问吧。”

“哈哈哈!确实,是我唐突了!”千幻至尊哈哈一笑,神色转变自然。

“既然诸位来到了千幻城,不如前往我千幻宗坐坐,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数人商量片刻后,皆点头同意。

他们也很好奇千幻宗的实力,毕竟这是即将和他们并驾齐驱的势力!

……

夜已深,圣宗内却无虫鸣声萦绕,寂静一片。

此时二号殿宇内云逸正在吐纳灵气,让体内筋脉处于顺畅饱和的状态。

而在他身后的大床上,一道倩影微微蜷缩着身子,面朝云逸熟睡。

她的小脸精致得没有一丝瑕疵,几缕发丝垂落于小脸上,精致中透露着些许妖艳。

慕容怜月此时还在做着梦呢,但似是在梦中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她的一对光洁臂弯忽然抱紧胸前,小脚微微勾起,眉间紧皱。

不仅如此,她体内的灵力此时开始乱窜,气息很不稳定。

云逸似有所觉,他停止修炼,转过头看了一眼。

看到慕容怜月的模样,他微微皱眉,起身走进,他伸出右手轻放在小丫头的肩上,坐在她身旁。

“嗯……”慕容怜月紧锁的眉间忽然放松,抱紧自己的双臂也舒张,下一刻环在了云逸的腰间。

云逸能感觉到她并没有醒,只是梦中的自然反应。

他脸上闪过一缕心疼之色,这丫头心里肯定藏着什么秘密,这会儿做噩梦了。

别看慕容怜月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可云逸知道,她有时会突然陷入沉默。

云逸轻轻解开她的手,睡梦中的慕容怜月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神色变得有些慌张,小手向前抓去。

云逸连忙轻拍她的背,挪动身体在小丫头身旁躺下,将其拥入怀中。

慕容怜月此时就像找到了港湾一般,嘴角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意,向云逸怀里拱了拱,如同小猫,娇柔得让人心疼,欲给她百般呵护。

云逸拢了拢她的秀发,仔细看着这张略显稚嫩却漂亮得不像话的小脸,轻语道:“一切有我陪你,放心。”

话毕,他也微微闭眼,就这么拥着慕容怜月,感受着怀中人儿细微的情绪变化。

尽管是在梦中,他也不愿这丫头有丝毫难过!

本是春宵好时刻,但二号殿宇内却无丝毫暧昧之意,入眼只有一片温馨。

咚咚咚!

清晨,云逸刚睁开眼二号殿宇便传来一阵敲门声,让他微微皱眉。

不用猜,必然是昆帝来了!

看了眼怀中还在熟睡的小丫头,云逸嘴角上扬,手臂紧了紧,感受到怀中的温暖和柔软,云逸索性再次闭眼,一道隔音结界将他们笼罩。

至于昆帝,爱咋地咋地,先放着!

未雪和李梅等四人居住在二号殿宇内,此时便是未雪连忙去招待:“奴婢未雪,见过昆公子。”

昆帝一步踏入,眼神好奇地打量着四周,道:“这二号殿宇竟然还是一方小世界。”> 至于电影这边的拍摄,也在有条不紊的快速进行当中。

而且这段时间,唐义又打造了几台摄像机!

如此一来,现代电影的拿手好戏,几班人马同时制做一部电影的景象,就成功的出现在了这个异世界当中。

某些主要演员,甚至于要开始轮班跑!

也幸好这些主要演员都是特别喜欢演戏的人,他们有着非常强大的精神,即便是再苦再累,也能坚持下去!

这其中的人,也包括了柏琳达大小姐!

她看起来一副非常嬌气的样子,但是没想到,她也好好的坚持了下来!

而且拍戏的品质没有下降,相反,演技还有所上升!

这可真的是让人很是吃惊!

说起来,这些人可是只管吃住,没有半点片酬的!

唐义也忘记了提这个事情了。

毕竟,就连他自己也是没有任何报酬的!

当然,这个事情,以后肯定是要补上的。

不过,现在,只依靠大家的精神,就足矣了。

总之,大家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叫苦叫累!

这可真的是非常理想的状况。

这样子的一个状况之下,拍摄出来的影片,那么也一定相当的……喜人!

应该是吧!

不管唐义怎么看,反正是正在拍戏的这些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电影拍摄的进度相当快。

有关于这一点,唐义发现他们的拍摄速度比现代世界某个以拍摄速度快出名的东方港岛城市,还要来的更加快速!

对方号称是七天就可以出一部电影。

唐义这边,七天的时间,已经出了好几部电影。

嗯,原本唐义打算拍摄一部电影,但是现在拍摄出来的内容,却是足够好几部电影用了!

有关于这一点,唐义也是很厉害的。

在东方港岛,拍摄出来的素材多了,就只能浪费!

但是唐义不会!

他会把多余的素材剪辑成为另外一部电影!

这个时候放在东方港岛,若是被人发现,一定会被人骂到不行!乃至于所有的观众,还有圈内人都会抵制!

以后唐义可是很难在电影行业存在下去了。

不过,在这里,唐义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个事情。

先不说这是唐义的独家生意,另外,这个世界的状况也完全不同于东方港岛!

状况不同,事情自然也是不同的。

唐义愿意把素材剪辑成为几部电影,就剪辑成为几部电影,甚至于他还可以把同一部电影,剪辑剪辑,变成另外一部电影。

简单来说,换个结尾,就可以算是换了一个电影!

只是那样子的行为,也太过于的过分了!

完全就是晃点观众!

唐义还不至于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归根到底,唐义还是有些身为电影人的底线的。

可以用同样的素材,剪辑成为内容不同的电影,但是绝对不能只是稍微改变一下电影结尾,就把同一部电影当做是另外一部电影。

现在,一部电影已经在唐义的剪辑之下成功的完成了。

不过,电影还不能算是完全完成,因为还需要后期制作!

比如说是配乐,还有配音!

说起来,这方面的事情,又是多亏了菲拉图以及他的手下们,毕竟唐义的手下可是没有专门的人员。

尤其是在配乐这方面!

虽然唐义的手下们,也有那么几个人可以唱上两句海盗之间流传的歌曲,但是很显然,那些歌曲是用不在唐义此时剪辑出来的电影之上的。

电影的配乐,可是需要专门的乐队,才能够完成!

菲拉图的手下就有专门的乐队,而且菲拉图本人,也是一个很优秀的音乐家!

当然,在这个时代,他算是优秀的。

听到了唐义从现代世界抄过来电影配乐之后,菲拉图整个人就不好了,发现自己的音乐水平,真的是太一般了!

他手下的那支在这个时代算是一流水准的乐队成员们,也纷纷的发现了这一点。

然后……他们首先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重新学習!

同时间,还要打造各种新的乐器!

唐义抄来的电影配乐,其中的乐器,可是有一些是这个世界当中没有的。

当然,虽然也有那么一些乐器是相互之间代替的,但是总有一些乐器是音色上找不到的,必须要单独进行制做!

幸好,这件事情并不困难!

有唐义在,还有专门的音乐家在,打造乐器实际上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只需要音乐家们在唐义的描述之下,让工匠们打造出来一个差不多的东西,然后唐义就可以使用自己的手段,进行精细加工!

然后,品质极佳的新乐器就加工出来了!

质量绝对没的说,可以称得上是传世级别的乐器!

有那么一些音乐家发现唐义的精细加工能力如此惊人,他们于是也请唐义帮忙把他们正在使用中的某些乐器也精细加工一下,以此获得更好的音效!

唐义为了提升电影配乐的档次,尽量的接近原版,当然也不会拒绝。

于道。故圣人之制经以遗后贤也,譬犹巧她总有把握能令那些要杀她的人下不了手

谢必安的话令单神雷着实有些吃惊。

他和谢必安搭档这种事都有六十多个年头了,也并不是第一次碰见这种问题,比这更难听更龌龊的言论多得是。

人心在自私这个方面似乎永远没有一个底线。

很多病人在约定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只要能多活一段时间,了个心愿,哪怕是一天都异常感激。可一旦约定的时间到了,他带着谢必安来履约。那些人的豁达开朗就被丢到了九霄云外。他们也真的是对单神雷感激异常,每每用各具特色的语言风格表达最亲切的问候。不光如此,他们还“爱屋及乌”,不仅只感激单神雷一个人,还会感激单神雷的家人,包括其十八代以上的祖宗。

一开始的时候,单神雷还有些不适应,会愤怒,会后悔,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做这样的事。但好在,这些人在他帮过的人里终究占据少数。更多的人是真的会对他表示真诚的感谢。久而久之,他也就看淡了,心安理得地当起了不孝子孙。

这次令单神雷惊奇的是,以往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谢必安从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每次照章办事,时间到了就勾魂走人,从不多说一句话,更不会为自己说上半句公道话。

这其中的转变何止千差万别。

单神雷不禁有些感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王苏州。

似乎在这个年轻人面前,谢必安的样子总显得有些可爱。

王苏州的表情里也有惊讶。

但单神雷确定,王苏州并不是因为谢必安站出来这件事而惊讶,而是为谢必安话里透露出的信息而惊讶。

单神雷点了点头。

或许在这个年轻人心里,谢必安做这种热心肠的事,其实是理所当然。

同样为谢必安的话感觉到吃惊的还有赵志远。

谢必安并没有明确的指出其口中的别人是谁,但赵志远还是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单神雷。

因为他想不出世界上除了单医生,还有谁能这么善良也这么傻。居然愿意用自己十年的阳寿去换一个陌生人一年的阳寿。

赵志远残破的嘴唇嚅动着,却一句感激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曾想过单医生也许为自己多活这一年,付出了一点不小的代价,但又总安慰自己,觉得这代价应该也无伤大雅,不然单医生也不会这么帮助他这样的陌生人。

可他从未想过这代价竟是如此惨重!

在此之前,赵志远和许多人一样,也好奇过单医生外貌为何如此年轻。一个快九十岁的人看起来却像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当单医生为自己续命一年之后,赵志远以为自己找到了答案。他觉得像单医生这样大慈大悲又有大功德之人,当然就活该长命百岁,活该青春永驻。

这其实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单医生为自己续命,不光不是赚钱买卖,还可以说是亏了底朝天。

赵志远挣扎着便又想从床上爬起来,再次给单医生跪下。

但这次单神雷有了刚刚的准备,直接就看出了赵志远的意思,按住了赵志远的肩头,不让其起来。

赵志远扬起手,一个耳光就扇在了自己脸上。

耳光很重,啪的一声也很响,赵志远当然更疼,但他却没有理会自己的疼痛,反而继续扬手就要再扇自己一个耳光。

单神雷伸手握住了赵志远举起来的手,神色凝重,对其摇了摇头。

赵志远只能无奈放下了手:“单医生……我……我……真不是人。亏您还……这么帮我……但我居然……还……还……说出……那样的话。”

单神雷继续摇了摇头,语气低沉说道:“是我医术不精,治不了你的病。”

“单医生,”赵志远把手搭在单神雷手臂上,“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不怪你,就是……我……我……命不好。我知道……您已经……尽力了。”

“我……我自己……也尽力了。但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认。”

“多的话……我也……不说了。不能……让您为难。就是……能不能……等到我儿子……回来。我跟他……说几句话……再走。”

单神雷拍了拍赵志远的手臂:“他被我支开了。之前你跟我说过,要是带你走的时候,别让他在身边。”

赵志远松开了手,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勉强扯着嘴角,笑着说道:“对的。是我……说的。你不提,我都……忘了。他性子软,随他妈。”

“当面送走他……妈妈,就已经……有点受不了。要是……在当面……送走我,肯定……受不了,肯定会……做傻事。就是怕他……这样,我才多撑了……这一年。但这一年……我好像……都没怎么……跟他说话。不知道……他长进没。”

听到这里,王苏州终于明白为什么赵志远即使生不如死也还要顽强的活着。他低下头,从裤兜里摸出手机,将屏幕按亮又按熄。他看不了这样的画面,心脏受不了,眼睛也有些疼。

“对了,”赵志远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着单神雷:“单医生,您别……嫌我烦。我还有……件事,听他们说,你老给……病人拍照。我就想,你帮我……拍个……短视频。我跟他……说几句。我就……不当面……跟他说。我怕他……受不了。您等他……平静点……再给他看。”

单神雷拍了拍赵志远的肩膀:“好!我一定!”

“呵呵,”赵志远揉了揉眼睛,“其实……我怕我……我也受不了。”

赵志远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似乎很久没有连续说这么多话了,有些费力,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离13点17分还有一段时间。谁都不知道说什得結拜才是。

小販行至無人角落,換了一身行頭,朝著欣悅客棧走去,他的真實身份,是特種營的探子。

“果然如此?”蘇烈聽探子匯報之后,皺起眉頭,自家侯爺當真能掐會算不成,連這事都料到了。上次臨行前,自家侯爺特意讓特種營的楊啟風,往蜀國派了數名好手,就料到了今日之事,如今他蘇烈雖是商行管事,卻也是特種營的一員了。對于特種營的身份,蘇烈那是一百個愿意,危險算個屁,這是官身,只是目前還不能暴露,比商賈強多了。

“我出去一趟,你帶弟兄們盯好了,注意別暴露了。”蘇烈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此事,只有去盛名泰那里想想辦法,關鍵這事也不好明說,只能邊走邊想了。

盛名泰最近春風得意,剛換了大宅子,又納了一房侍妾,在王昭遠面前也是水漲船高。聽管家來報,說是劍州商行蘇管事來了,直接親自來迎。這位可算是財神,不然這宅子他可買不起,花了足足五千兩紋銀。

“盛大人,在下叨擾了。”蘇烈將手中帶著的禮物遞給管家,雙手抱拳行禮。

“蘇管事哪里的話,盛某歡迎之至,快請進。”盛名泰一擺手,將蘇烈帶進前院。前院有一小池塘,引有活水,在池塘邊搭一個涼亭,盛名泰就喜歡在這里招待客人,不僅舒適,也頗為體面,這也是宅子貴的原因。

“蘇管事此來,可有要事?”等到茶水點心全部端上來,盛名泰示意蘇烈喝茶。

“此來,還真有些事,卻有些難以啟齒。”蘇烈斟酌了半天,也沒想到什么很好的辦法來說這事。

“何事?蘇管事不妨明言。”盛名泰有些不解,往日里蘇烈都是直來直去,典型的干練商賈作風,今日怎么畏畏縮縮起來。

“我家侯爺曾言,貴國若想抗擊宋軍,必然要聯絡北漢,大人以為然否?”蘇烈雖然不知道該如何說,但是得把這話題往這個上面引。

“你家侯爺當真這么說?”盛名泰一驚,他作為樞密使王昭遠如今的第一親信,自然之道遣使聯絡北漢之事。這孫宇遠在劍州,居然能夠猜到這事,當真匪夷所思。

“當然,難不成我一個商行管事,還懂得這等天下大事不成?”蘇烈自嘲一笑,端起茶杯輕咂一口,故意貶低自己,也是為了讓對方放松警惕。

“蘇管事,你家侯爺還說了什么?”盛名泰覺得,這事還是問清楚,對方肯定沒有說完。

“這事,我家侯爺能夠想到,大宋人才濟濟,未曾不會想不到。從蜀地北上,沿途經過大宋諸多城池,關卡眾多,一旦泄密,后果不堪設想。我家侯爺說了,此事稍有不慎,滿盤皆輸。除了絕對心腹,旁人一概不可知曉,畢竟拿著這消息投靠大宋,絕對是一步登天,有幾人能夠經得住如此誘惑?”蘇烈將孫宇交待的話,復述一遍。

盛名泰聽了一驚,再想想王昭遠大人的安排,知曉此事的可不少。除了那三位出使之人,其他知道的人也不少,比如他盛名泰。

“你家侯爺的意思是,這出使之事,要出岔子?”盛名泰有些拿捏不定,這事他也做不了主,最多也就是跟王昭遠大人那邊提提意見。

“我家大人,遠在劍州,也曾差點著了大宋靖安司的道,盛大人,不得不防啊。大宋,比咱們想象的還要強大,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不可妄動,不然這是遞刀子給他們。”靖安司這兩年消停了許多,但是為了增加說服力,不妨將他們拉出來。

“你家侯爺,可有應對之策?”盛名泰覺得言之有理,此事必須要完全保密,才有成事之機。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蘇烈抓起一塊糕點,這蜀地的糕點比起江南,倒是另有一番滋味。

劍浦城,巧工房,老韓帶著徒弟,總算將第一副鏡片給打磨出來了,孫宇得到通知,帶著鏡筒就趕過來了。

“不錯,這手藝,當得起完美二字。”孫宇拿起鏡片,仔細查看,表面極度光滑,沒有一絲劃痕。將鏡筒拆下,鏡片安裝固定,孫宇忍住內心的激動,一只眼睛套在鏡筒上。隨著鏡筒的拉伸,遠處樹上的小鳥,纖毫畢現。

“惡狗,你來試試。”孫宇的喜悅,需要分享,這是一個劃時代的東西,以后還可以做出放大鏡,甚至是顯微鏡。

惡狗看了一眼,猶如見鬼了一般,這東西居然可以看這么遠,當真不可思議。

“老韓,盡快打磨,第二副好了,立刻通知我。”孫宇還要過些日子才離開,等第二副鏡片好了,一道帶走,回頭在艦隊下水的慶典上,親自賞賜給宋無冕跟陳河,比起其他各團,海上更需要它。而且后面的出來,隨時都可以發給各團使用,但是艦隊出海,下次回來得很久以后了。

此時的泉州城,繁華更勝往昔,自打孫宇入主之后,與南唐的物資來往,猶如坦途,商賈來往,絡繹不絕。因為過不了多久,商隊即將出海下南洋貿易,三大家族開始囤積物資裝船。劍州商行不僅在各地收集物資,還將泉州所需物資一路宣揚出去,這么大的買賣,劍州商行一家可吃不下。

如今各家的商船,都換上了三幅式軟帆,水手都在適應,最近頻繁往來于泉州港與大琉球島之間。去時運輸物資,回來就沿途打魚,總能有份收入。

往日的陳家嫡公子陳河,如今被曬得黝黑,正站在碼頭上指揮水手將魚給搬下來。這些魚一會就會被送到作坊里,制成腌魚,不僅送去各團,滿足士兵需求,多余的直接賣給劍州商行,商行會販賣到南唐各地。

話說自打拿下彰泉二州,孫宇就下令沿海各縣圍海曬鹽,如今孫宇治下產的鹽,已經占據了南唐大半的市場。但是這鹽鐵屬于官營生意,出了他的三州領地,就沒什么大的賺頭了,都被南唐朝廷給賺走了,算是變相改善了朝廷財政,以前大宋通過食鹽一項,每年從南唐賺走上百萬兩銀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把城市当做母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猎灵仙

云七七

猎灵仙

那夜枫情

猎灵仙

第七重奏01

猎灵仙

墨邪尘

猎灵仙

云梦大领主

猎灵仙

月上凡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