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邪恶的杀戮者,人面魔蛛(中)》。

“……”众人有种凌乱的感觉,练着练着就长出来了?要不要再气人一些?

“呃,大家抓紧时间离开吧!要不然待会儿那些厉害的魔兽来了,我们可是顶不住的。”毕维斯还是比较清醒的,一下子就恢复了状态,不管怎么说现在>

一時間天地之間都變的潮濕起來,本來就寒冷的天氣,更是幽寒了數分。

感受著充沛的水靈力瘋狂涌向自己,相貌粗曠男子口中一聲輕喝“無知小兒。”

手上法訣一掐,黑色巨網上的網眼瞬間擴大,李言所打出的靈力在臨近黑色巨網剎那,已透過突......

左手手肘一沉,一个肘拳文喜爱的过程,情真,文

“小光頭,好疼,我是不是要死了?”少女有些虛弱的問道。

“沒有,你只是受傷了,剛才吃了恢復的靈藥,很快就會好了。”路乞兒微笑著安慰道。

少女的臉緊緊貼著路乞兒的胸口,聽著他的心跳,少女蒼白的小臉有些暈紅,她小聲的對路乞兒說道:“小光頭,你不能趁我受傷就欺負我,不然等我好了肯定會殺了你的。”

“不會不會。”路乞兒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我覺得好熱。”少女突然說道,她的臉越來越紅,路乞兒都感覺到她的身體慢慢在發燙。

“燒餅,怎么回事?”路乞兒不明所以,急聲說道,“她好像有點不對勁。”

“呃,忘記告訴你了,龍使精血能量太大,她可能會出現一些羞人的感覺。”燒餅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意思?羞人.....的感覺?”路乞兒還是一頭霧水。

“嗯~”少女突然緊緊的抱住路乞兒的腰,小臉在路乞兒的懷里拱來拱去,呼吸急促,身體燥熱,那雙修長的玉腿不安分的彎曲又蹬直,嘴中依稀傳出低低的呻吟。

路乞兒瞬間知道燒餅的意思了,自己的精血居然還有這樣的作用。白鷺直接起身,握拳捂著嘴巴干咳了幾聲,然后說道:“嗯,那個....小師弟,我去看看周圍還有敵人沒有,你慢慢來,今日反正能回谷,不著急哈。”說罷急掠而去,留下路乞兒一人在原地愁眉苦臉。

“小光頭~”少女突然抬頭盯住路乞兒,路乞兒見她臉頰染上片片紅霞,雙眼迷離陶醉,嬌艷欲滴的紅唇微微張開,胸前的飽滿隨著急促的呼吸起起伏伏,一只玉手死死攥住自己的衣襟,一手已經輕輕撫上路乞兒的臉龐,似乎是在索求著什么。

“燒餅,想想辦法啊!”路乞兒低吼著,再這么下去,別說那美麗少女了,自己都要堅持不住了。

“你試試地獄焚火,以毒攻毒或許會有效果。”燒餅沉吟半晌,才想出一個主意。路乞兒聞言一喜,可是隨即又苦下臉來,地獄焚火的威力他再清楚不過,若是用了,少女身上的衣物肯定保不住,到時候她肯定會殺了自己。

就在路乞兒猶豫之際,燒餅略帶嘲諷的聲音響起,“裝什么君子,你不是很有感覺嗎?”

“行了行了,你試試用靈氣包裹著地獄焚火,再輸入她體內。”燒餅有些不耐煩,它最討厭言不由衷的男人了,虛偽!

路乞兒聽了燒餅的話靈光一閃,對啊,自己怎么沒有想到呢。說干就干,路乞兒趕緊從小世界中牽引出一絲只有芝麻大小的地獄焚火,右手食指立即凝出一個靈氣小球,將那黑青色的小火焰包裹其中,地獄焚火顯得極其溫順,路乞兒之前還擔心這種霸道的火焰會瞬間把自己的靈氣給蒸干,看來還是自己多慮了。

包裹著火焰的靈氣小球靜靜懸浮在指尖,隨著路乞兒將手指慢慢靠近少女的額頭,心念一動,靈氣小球就慢慢鉆進了她的眉心,少女閉著雙眼,皺緊眉頭,面露痛苦之色,路乞兒小心翼翼的為她擦拭著臉上滲出的汗水。

隨著靈氣小球入體,少女的身體似乎不再那么滾燙,呼吸也逐漸變得平穩,臉上的紅潮也在退去。半柱香時間過去,路乞兒一指抵在少女眉心,做出一個牽引的動作,一個靈氣小球順勢飛出,被他收入體內小世界。

他探查了一下,少女的身體已經沒有大礙,經脈都已經修復,靈氣恢復運轉,只是此時小臉顯得蒼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樣,就那么閉著雙眼,乖巧的躺在路乞兒的懷里。

路乞兒第一次仔細端詳少女那絕美的臉龐,一時間竟是移不開眼了。少女恰好蘇醒,剛才她只是覺得渾身燥熱,有種特別的沖動和酥癢,然后就什么都不記得了。結果一睜眼便看見路乞兒癡癡望著自己,她有些羞惱,那環在路乞兒腰上的手順勢掐住一片軟*肉,狠狠一擰,路乞兒瞬間吃痛,急忙推開少女,像只受驚的貓從地上彈起,“你有病啊!”

少女氣鼓鼓的揚起蒼白的臉龐,“我說了,你敢趁我受傷欺負我,我就殺了你!”

“喂,我什么時候欺負你了?”路乞兒一態度慎重,“水王殿很可怕,他一直在了解我們。”

聽了邁克爾的分析,眾人不約而同地點頭。

“有什么建議嗎?”老人問。

邁克爾早有準備:“二次日逐艦計劃。”

“尼普頓計劃?你確定日逐儀對水王殿有效果嗎?定波器可是對風王殿失效了。”魁梧壯漢質疑道,“到時候風王殿要是再出現,海神港被毀就要二次上演了,重蹈覆轍的事沒必要做吧。”

“無論有沒有效果,日逐艦都要改造,因為這是目前唯一能抑制水元素的裝置。至于會不會重蹈覆轍,中國有本古典名著《水滸傳》,其中有個人物叫武松,他將‘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句話詮釋得淋漓盡致。”邁克爾委婉地說。

中年男子和善一笑:“約翰遜塔主對中國古典名著很感興趣啊。”

“經典、有趣、深奧。”邁克爾把能想到的好詞都說了出來,他其實想說自己對古典名著并不感興趣,都是亞當逼得,但那么說實在太沒面子了。

“明知是重蹈覆轍還要做,我還是覺得二次日逐艦計劃不妥。”黑人男子緩緩地搖了搖頭。

“重蹈覆轍總比坐以待斃要好。”邁克爾語氣堅定,“既然日逐艦能對水王殿造成威脅,水王殿又將在大洋上有大動作,我們就不能坐視不理。”

“這些都只是你的猜測。”

“不是猜測,是推測。”

“有區別嗎?”

邁克爾自信地笑笑:“當然有區別,猜測是盲目的想象,不受邏輯限制,推測要有一定根據,還要合乎邏輯。況且,‘非常行事’不正是俱樂部奉行的原則之一嗎?”

“表決吧。”有著一頭紫紅色長發的年輕女子輕聲說。

這是她的第一句話,在此之前她一直保持沉默,像是一位內向的公主。

愛麗莎頷首:“關于尼普頓計劃是否啟動,表決開始。”

年輕女子率先舉起白皙如羊脂玉般的小手:“贊成。”

中年男子思考了片刻,淡笑著舉手:“贊成。”

愛麗莎露出溫婉的笑容,光滑的玉手舉起:“贊成。”

老人舉起那滿是褶皺的手:“贊成。”

“約翰遜塔主,但愿你的推測正確。”黑人男子微微猶豫后舉起手,“贊成。”

“武松打虎,我聽過。”魁梧壯漢也舉起了手,“贊成。”

對于魁梧壯漢莫名的話,邁克爾啞然一笑。

愛麗莎宣布結果:“表決結束,六票贊成,零票反對,尼普頓計劃啟動。”

.

.

.

澳大利亞,墨爾本,機場。

安德烈等人走進一家高檔咖啡館,他們剛達到機場,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掃視咖啡館,安德烈對以辰和莫凱澤說:“你們先坐一下,餓了就點些東西吃,能用英語最好,不會也沒關系,這里的員工會一些漢語。”

莫凱澤看向以辰:“你會英語嗎?”

“簡單交流沒問題。”以辰說,轉校的經歷成功幫助他學會了英語。

“很好。”安德烈點點頭,扭頭看向凡妮莎,“出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說完,他直接轉身出了咖啡館。

“什么態度啊?”凡妮莎咕噥了一聲。

“學姐,喝什么?”莫凱澤問。

聽見莫凱澤的話,到了門口的凡妮莎停下腳步,回頭瞧了瞧他,推開門走了出去:“摩卡。”

以辰和莫凱澤找了一處靠著窗戶的空位坐下,透過玻璃能看到燈火通明的機場和璀璨迷人的星空。

以辰拿出手機,給父母和艾雪發信息。莫凱澤猶豫了一下,也拿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

少時,服務員走來。

瞥見服務員手中的菜單,以辰捻了捻手指,小聲說:“我突然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沒有錢,我是說澳元。”

“應該可以先吃再付,希望那兩個人能早點聊完。”莫凱澤想了想說。

服務員走到兩人面前,遞上菜單,詢問兩位需要些什么。

以辰微笑點頭,接過菜單,和莫凱澤交流著點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邪恶的杀戮者,人面魔蛛(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红石王座

兔耳齐

红石王座

蔸芽

红石王座

光影深渊

红石王座

一剑平秋

红石王座

旁墨

红石王座

林鹿呦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