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造反》。

比特先生今天親自帶領秦志剛與技術考察團成員參觀了BZM總部,這在公司高層來看是極不尋常的,一般公司的客戶來公司總部訪問,比特先生最多在會議室或自己的辦公室接待一下已經是高規格了。

今天比特先生主導了整個參觀活動,公司高管們也擔心客人要詢問本人管轄部門的問題,比特先生萬一答不上來,如果分管的高管不在身旁,那時候比特先生一定會很不爽,為了避免意外事件的發生,因此每走到哪個部門的樓層,分管的高管都會站到比特先生旁邊一起陪同。

比特先生首先帶著秦志剛一行人參觀了3層樓的研發部,隔著玻璃墻看見寬敞的開放式隔斷中,幾百個終端前編程人員在電腦前忙碌著,幾個小型的會議室里緊張地開著會議,一個樓層分布了幾個員工休息區域,咖啡機前不是有人前來打磨一杯咖啡,再從冰柜里拿一點飲料與小點,三三兩兩坐在一起說話。

靠近走廊的、盡頭有一間健身房引起了秦志剛的關注。

比特先生說道:“秦總對這里好像很感興趣吧,這里不是一個專業的健身房,只是讓員工在緊張的工作間隙有個放松的機會,活動一下手腳,當然里面也有專業教練對你的活動進行指導。”

秦志剛問道:“比特先生,你們公司的軟件開發人員大約有多少?”

比特說道:“這個問題問得好,據人事部昨天給我的資料,現在公司軟件開發人員有7527人,在這里總部研發中心有2200人,其余分布在美國國內其他研發中心以及世界各地的研發中心內,你們上次在法國尼斯參觀的就是我們美國BZM公司在歐洲最大的研發中心。”

“那么從事硬件生產的人員大概有多少?”秦志剛問道。

“這個問題比較難以回答,因為很多硬件產品,比如集成電路芯片,我們除了一部分關鍵器件由我們公司設在新澤西州的芯片工廠生產外都是外包生產,有些配件甚至是從中國進口的,我們公司主要負責組裝與調測,可以這樣說,我們直接雇傭的硬件生產人員大約是500人左右。”比特如實說道。

唐青山聽后微微點頭,對比特先生的解釋非常滿意,這是一個幾乎所有設備制造廠商的慣例,幾乎沒有一個廠商能從頭到尾全部零配件都自行生產,都是社會化大協作全球采購,發揮自己的專業長處,不求大而全,最大程度提高產品的經濟效益。

秦志剛好奇地問道:“哦,據我的工程技術人員告訴我,你們應該是世界上著名的計算機硬件生產廠商吧,怎么從事硬件生產的人員會這么少。”

“哈哈,秦總的問題很有深度,我現在先不說,待會我帶領你們參觀了我們計算機設備生產流水線后你就會明白了。”

秦志剛環顧了一下樓層視線之內的辦公人員坐席,說道“那么你們總部大樓的建筑面積大約是多少,我看這里平面上也就2000多平方米的辦公區域,最多容納300多個人員坐席吧。”

“秦總的判斷非常準確,眼觀獨到,對辦公區域與人員估算相當準確。這里平面面積是2500平方米,可容納350人的工作席位,但是我們參觀的只是整個平面的5分之一。”

比特先生說完帶領大家來到一個公司本部建筑模型旁,繼續說道:“大家看,我們公司本部共有地下5層,地上3層半,環抱成一個五邊形的環狀建筑物,有點像美國國防部的五角大樓,但五角大樓樓高只有22米,我們比他高了5米,我們的建筑面積是22萬平方米,比五角大樓少了一半,但在全世界的計算機硬件生產廠商里面還是算最大的了,我們現在看的只是一個平面中的5分之1,我們每個層面按照功能不同劃分出5個不同的區域,并可以相互貫通,大樓群的中央是一大片的綠地,各位請隨我來看看我們公司內部的中央公園。”

比特先生說完帶領大家來到了一大排的玻璃窗前,眼前的景象令人震驚。隔著落地的大玻璃窗,只看見眼前有五幢巨大的建筑物抱成一個環,當中是一大片的綠地,上面是一片藍天白云。只見綠地中草坪、植被、鮮花、樹叢錯落有致,陽光下鮮花盛開,小橋飛渡、溪水纏流,有員工在綠地中漫步交談,幾個中國風格的涼亭十分亮眼。

曹亞韻好奇的問道:“這個中央花園怎么還有中國的涼亭啊,簡直像個蘇州園林,太美了。”

比特先生聽了秘書小田的翻譯笑著說道:“這位女士說得好,我們公司內部的這個中央花園正是在我的主持下,請了來自中國蘇州的高級園林設計師幫我們設計并施工完成的,公司員工們都很滿意,為此工會還投了我連任公司執行副總裁的信任票,也是我的政績之一。”

曹亞韻驚奇地發現有人帶著一群小孩子在草地上做游戲,好奇地問道:“這里面怎么會有小孩子在玩,難道是公司內部公園對外對外的嗎?”

比特先生說道:“不!在我們做軟件開發的員工,假如家里沒人帶孩子,你可以在家里辦公不用到公司上班打卡。員工也可以選擇把孩子帶到公司來,我們這里有非常高級的幼兒學校負責幫帶,不用花員工一份錢,讓員工安心工作,還能拿到不菲的幼兒補貼。”

金建軍感慨道:“這樣的安排太人性化了,我們成家有孩子后要為孩子找個好點的幼兒園都非常的困難... ...”

張志宏咳嗽了一下,在金建軍的旁邊拉了他的衣角一下,勸他不要說下去了,也可能張志宏覺得這話不符合參觀的主題。

比特的秘書小田見狀反映也很快,沒有把這段話翻譯給比特聽。

秦志剛對著張志宏說道:“剛才比特先生說;他們公司建筑面積有22萬平方米,那我們江海市迅達通信公司辦公樓也算是大的了,但只有它的一個零頭都不到,只有區區1.5萬平方米,那這個BZM公司算是有一定規模了。”

張志宏說道:“據我所知,美國BZM公司去年銷售收入大約是50億美金,凈利潤就達10億美金,比我們有些省的一年GDP收入還要高,這就更不能與我們比了。”

秘書小田聽見張志宏與秦志剛在說話,知道這是考察團內部的討論也沒有直接翻譯給比特聽,而是與比特說著話。

秦志剛猶豫了一下對著方浩說道:“方導,你再問問比特先生,他剛才說這里地下有5層是什么意思,難道都是停車的嗎?”

比特先生聽完方浩轉達秦志剛的問題后,說道:“秦總問得好,其實我們這里地下3層全部是計算機硬件生產流水線,只有地下

他可以感受到老癫的愤怒,无奈,但那又能怎么办,老癫无法强迫陆隐对极强者出手,在他的认知中,极强者不是此刻的陆隐可以对付的。

  “早知如此,就不该去那个地方,师父,何苦九死一生,换来的却是百氏一族的灭门呐,师父。”老癫苦涩,整个人气息不稳,如同要疯了一样。

  陆隐一手按住老癫放在桌上的手臂,将他的气息强行压下。

  老癫身体一颤,震撼望着陆隐:“府主,你?”

  陆隐深深看着老癫:“什么地方?什......

”第三人笑道:一你若要将跟她民之上。绝不容任何人滥竿充数

看著眼前這個少女同意,楊磐點了點頭,抬手摘下了右手的手套,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將血滴在了羊皮紙上。

這張空間契約在楊磐滴完血以后,立馬射出了一道光,然后分成兩股分別消失在了楊磐和春蕾身上,然后就失去效果,變成了一張普通的羊皮紙,而楊磐的屬性欄里也多出了一個空間契約的屬性。

“好了,契約簽訂,任務結束前你要一刻不停的跟著我,知道嗎?”做完這一切后,楊磐看著眼前的少女十分認真的說道。

“我知道了,別這么兇嗎。”春蕾有些委屈的說道。

“這是為你好,不過你竟然早就已經來了,那么應該對這邊比較熟悉了,待會跟我去一趟食肉恐龍的位置看一下,現在先吃飯吧。”一邊說著,楊磐招了招手把服務員叫了過來。

“現在吃飯?你很餓嗎?”看著正在點單的楊磐,春蕾有些疑惑的問道。

“嗯,早上沒吃飯,有點餓,你吃點啥自己點吧。”楊磐點完單后,向春蕾說道。

“那我來份甜品就好了,對了,把手伸出來。”春蕾隨便點了點東西,然后對楊磐說了一句。

楊磐看了她一樣,也沒問要干嘛,就這么把手伸了過去。

“把手套摘下來呀。”少女有些氣惱的聲音傳來,而楊磐按照他的話將暴君束縛器的手套摘了下來。

看著楊磐有些粗糙的大手,春蕾抬起右手按在了楊磐之前咬破手指滴血的傷口處。

感受著少女柔軟的手掌傳來了溫熱感,楊磐有些無所適從,這時他感覺對方的手掌上傳來了一股然人感覺十分舒服清涼感。

幾秒鐘后,春蕾把手收了回來,楊磐也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之前為了滴血而制造的傷口現在已經愈合了,雖然只是一處小傷,但能有這個效果也算不錯了。

“嗯,很不錯,這個技能確實很有用。”看著眼前這個治療過后,一直盯著自己的少女,楊磐象征性的夸獎了幾句,不過好像對方并不算滿意。

侏羅紀世界主題公園不愧是世界著名的公園,它的服務確實十分到位,沒一會的功夫他們點的東西就已經送了上來,一部分,畢竟楊磐點的數量太大了。

春蕾看了看眼前的甜品,又看了看楊磐面前幾乎堆滿的各種肉類,忍不住問了一句,“你能吃完嗎?”

楊磐沒有回答,只是朝她微微一笑,然后就進入了進食模式。

這之后的半個小時里,春蕾和周圍的游客以及服務人員見識到了楊磐的食量和進食速度,甚至都感覺有些懷疑人生。

等到楊磐吃完所有東西以后,春蕾的小份甜品還一口都沒動,而她本人正拿著把勺子,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這個名叫磐石的‘大胃王怪物’。

幾分鐘后,吃飽喝足的楊磐帶著有些懷疑人生的少女離開了餐廳,而一路上少女看著楊磐的目光一直十分古怪,甚至引起了保安的注意,不過楊磐表示,這是女兒在跟他鬧矛盾。

在保安意味深長的目光中,楊磐把之前無意中買到的一根恐龍形狀的棒棒糖塞進了春蕾的嘴里,防止她亂說話,然后就把她夾在胳肢窩里帶走了。

走到一個人比較少的位置后,楊磐放開了那個不斷嗚嗚著的想要說話的少女,不得不說對方的體重真的很輕,跟暴君束縛器相比差遠了,及時走了這么遠,他也沒什么累感覺。

春蕾被放下后,拿出了嘴里的棒棒糖,然后又舔了下嘴唇,這味道還不錯,正這么想著,她看到了眼前的楊磐,想起了自己要干什么。

“誰是你女兒,你說清楚。”少女一臉不高興的問道。

楊磐有些無言以對,剛才那畢竟是隨口一說,為了擺脫那個保安而已,誰想過事后怎么處……”雪儿心中虽有气,但还是要演真一点,话还未说完便拿被子捂住了脸。

  “哈哈……,好吧!姑娘你的心思呀,我算是明白了!你是看上了寒校尉,心里喜欢他,才故意如此,是吗?”王婶一脸笑意问道。

  “被您看出了了?”雪儿惊讶,但还是一脸娇羞的承认了。

  “牵线搭桥,王婶最在行了,你靠死缠烂打对付男人是没用的,要耍点小心机,你这么聪明,一定一点就通!”那王婶突然改变了态度,一脸喜悦道。

  次日清晨,霁寒依旧推开了房门,这次迎接他的雪儿,端着精心准备的饭菜,一脸微笑的看着霁寒。

  霁寒却未有理会,绕过雪儿出了驿馆。

  雪儿并未放弃!霁寒一进驿馆便看到,自己房中的灯亮着,房门虚掩,霁寒推门而入便看到了床上摆着洗赶紧折好的衣物,桌上摆着酒菜。

  霁寒苦笑着台步走进了屋内。

  “累了吧!水我已经打好了,给,擦擦手我们吃饭!”身后雪儿拿着帕子递给了霁寒。

  霁寒怔怔的看着雪儿,将帕子接了过来,擦过手,雪儿又将帕子拿了回去,转身坐在了霁寒身旁。

  “还记得这道酸香素肉吗?你最爱吃了,我弄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做出来,味道虽然没有龙妈做的好吃,但以后我会慢慢改进的!你尝尝……”雪儿夹了一块放进了霁寒面前的碗中。

  霁寒没有说话,将肉放进了嘴里。

  是呀!那个从小照顾他的龙妈,不知她现在是否安好!霁寒突然很想回北泽,回那个他曾经的家。

  看着霁寒埋头将那碟菜吃完,雪儿这才松了口气。

  “雪儿,明日你别再做这些了!”霁寒看着雪儿忙碌的身影,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公子!”雪儿惊喜的看向霁寒。

  “我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握!在落霞谷如此,在古荒城亦是如此,就连在蓬莱时,我都无法让自己活着离开!你留在我身边只能给你带来危险!回到蓝少枫身边去吧!他是王上定能护你周全!”霁寒伸手取出了一个小药瓶,打开,将药涂抹在雪儿烫伤的手背上。

  “不,我不要,而且我也不怕!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哪怕同生共死!我也心甘情愿!”雪儿看着霁寒,眼神坚定道。

  “你不怕,可我怕!我不想再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霁寒言语颤抖道。

“公子,就让雪儿陪在公子身边吧!刀山火海,龙潭虎穴,雪儿陪你一起闯!雪儿来保护你!”雪儿目光坚定道。

  “傻丫头!”霁寒忍不住,一把将雪儿拥入了怀中!

“白将军的事,我在江边镇时就已知道了!他们拿着你的悬赏令,到处寻你!我便扮成了你的模样,却被他们打伤!要不是蓝少枫救我,恐怕我在那时便死了!”雪儿满脸愧疚的说着。

  “雪儿!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今后别再叫我公子了,叫我名字吧!换我来保护你,以后别再为我挡箭,别为我以身犯险,别为了我做傻事,好吗?”霁寒强忍着即将袭来的寒咒,将雪儿拥的更紧,曾经他心中顾虑太多,推开了所有想靠近自己的人,可眼前之人却任由他如何推都无法真正推开!

  在这一刻,霁寒似乎下定了决心,他不要再继续逃避,不论成魔,成佛,他都要变的更强。

  此时的雪儿,却只想温暖孤独受伤的霁寒,她要跟她白衣磊落的少年在一起,陪着他同生共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造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孤胆战神

未语浅笑

孤胆战神

丁东青

孤胆战神

百撕可得骑姐

孤胆战神

绯月汀

孤胆战神

珈蓝

孤胆战神

同人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