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祝融殿(加更)》。

司空摘星笑:贾乐山称霸七海,威慑群盗,当然是个长相很凶的。予之所谓不言者,非谓绝而无言,盖其言者鲜,而又不主于性而言也。《论语

柯爾頓坐在汽車的后座,透過前面擋風玻璃,盯著長途貨車骯臟的后部。

從養老院出來走到現在,一路上一直都很順利。他的司機熟練地在小巷里拐來拐去的,以避開塞車的道路,但是一旦上了主道,GPS就幫不上忙了。

“出什么事了?” 柯爾頓問。車兩側都被骯臟的、隆隆的大卡車阻擋著。

他的司機在儀表盤的屏幕上輕輕敲著。“看起來像是地鐵出事了。黃線和綠線的局部地鐵都停了。”

柯爾頓看了一下時間。離他下一個預約的時間還稍微早了點,所以耽誤一點時間也不是問題。問題是他的宿醉,好像在第二天變得越來越嚴重了。

在他看望母親之后,他仍然感到某種幽閉恐懼癥。這么多年來,他從來沒有這么大聲地說出過他哥哥的名字,而這次給他嘴里留下了很深的苦澀滋味。

口中有了的苦味,他沉重地吞咽著,仿佛內心也有了苦澀。他有些坐立不安。他本可以不被困在這樣一個灼熱的、冒著蒸汽的僵局之中。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

發信人的名字,在他的身體里,引發出某種奇怪的喜怒哀樂混合體。

嗨,是我。是在從市場回來的路上,我就是想打個招呼!抱歉,我一直沒有聯系你,好讓你能了解所有事情的進展。但你不知道,這里連一格像樣的服務信號都沒有!另外,我相信斯嘉萊一直在把情況告訴你。不管怎樣,這里的一切都很好!天氣太好了。陽光太好了! 我們只出了一件小小的要先学会做人,钱是赚不完的,那最好就是大家一起赚钱。我不断了别人的财路,别人才不会给我挡路。”

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只是燕无双很清楚,林掌柜应该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商人,一旦有人看见他赚钱了,肯定是会眼红,随即进行捣乱的。

“大人英明!”周勇双手抱拳,摆出佩服的表情。

“这个给你,不过你别说是我给你的,就说是你自己买的,知道了吗?”燕无双说着,丢过一个健体丸。

“嗯?”周勇疑惑的看着燕无双,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做好事的事情一公开,大家都来拥护他不好吗?

“我现在没有多少钱,需要钱,所以才会炼丹,不说城防军了,衙门里的衙役太多了,若是一个个都跑来跟我要健体丸,我还怎么卖药赚钱啊!”

“不是啊!大人你说笑了,我们敢跟你要呢,只要你说一句话,我们都会把钱给你奉上的,并且绝对一文钱不会少!”周勇摇头。

“嗯?”燕无双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这是一个巴结燕无双的机会,他们怎么会放过呢!其次是健体丸有用,他们服用了对身体好。最最主要的是,他们不缺这个钱,就算是没有,也会想办法弄到这个钱的。

“这个以后再说吧,反正你不要说是我给你的就行了。”

“小人明白,是小人花了十两银子从大人手里买的。”周勇心领神会。

“嗯!”燕无双点头,这个周勇当真是懂事。

望月島位于暴亂海域邊緣,是座幾百平米的小島,島上光禿禿的一片,是個小鳥不拉屎的小地方。

這里平時人煙罕至,最近卻是一反常態,人群蜂蛹,猶如蟻群,小小的島面很快被占滿。

后來人沒有落腳之地,就駕起船只停在海面上,船只越來越多,密密麻麻,遠遠看去,海天一線,船只就像一片片狹長鱗片。

這些船只組成的區域被稱為藍鱗港。

藍鱗港上方天空出現一個黑點,黑點極速放大,慢慢變的清晰,遮天蔽日,那是一柄巨型飛劍。

狂風吹的下方人群衣衫飄舞,巨劍停在眼前。

“嚴師侄,你們到了。”為首一位矮胖中年人看著巨劍停下,面帶微笑說道。

“拜見師叔。”嚴尉收回巨劍,向中年人行了一禮。

“拜見呂長老。”林錚等一眾弟子也行禮道,身前正是青虹門五大長老之一的呂明達。

“不必多禮,隨我來。”

林錚等人跟隨呂明達來到小島中央,這里已經是人影重重,涇渭分明。

人群大體身為三部分,呈三角之勢包圍中央一個五彩光團。

呂明達率領眾人來到人數最少的一方,那里正是青虹門所分位置,丹藥徐老已經在此等候。

“徐老,人已經全部到了。”呂明達朝兩人說道。

“好,想必諸位已經知道了此行的目的。”徐老開口說道。

“知道。”

徐老點了點頭,然后一揮手,身后跑來幾個白衣弟子,挨個發放物品,每人一個布袋。

“每人三粒回元丹,十粒止血丹和一副氣盾符和一副信號符,供你們應急用。”

“徐長老,交代清楚了?另外兩派等不及了。”青虹門唯一女性長老雨蘭走過來說道。

雨蘭負責協商,現在兩位兩派已經等不及了。藍鱗港方圓三十里魔修也發現了遺跡開啟,聯合散修侵巢而出。

“雨長老,已經好了。”

“都收好自己的物品,最后在強調一遍,進去之后切莫貪心不足,以保住性命為重。”徐老目光掃過一行人,諄諄叮囑。

“弟子謹記。”

走到五彩光團旁邊,林錚發現五彩光團比剛才看到的更大,呈橢圓狀,如蛇瞳樣,足足有三丈高。

五彩光團斑斕炫目,里面光彩奪目,深邃寂寥,帶著一絲蒼涼的不屬于這個世界的氣息。

徐老等人站在關團三丈開外,停下腳步,再沒向前。

“就送你們到這了,光團內就是劍尊遺跡的入口,一路小心。”徐老,雨蘭,呂明達站在光團外邊,目光殷切。

林錚等五十三人齊聲應是,旋即向前。

同時,另外兩個方向,飛鷺門和狂濤門弟子也走進光團籠罩之內。

一步踏出,周圍立刻出現絲絲拉扯之力,越靠前,拉扯之力越大。

當靠近五彩光團三尺之內,拉扯之力幾乎要把眾人衣衫撕掉。

光團感應到似乎感受到人群氣息,不斷放大,轉眼變成沖天光柱,把三大門派弟子統統包圍。

通山獸通靈,自然是不會傷人的,約莫著應該也只是會打趣一下修行者罷了。

沈越繼續道:“五十年以來,天魔令所釋放出來的魔氣都被中和在這一座山中沒有蔓延到整個秘境,想來應該就是因為這通山獸在控制住魔氣的流動趨勢,所以天魔令釋放出來的魔氣才沒有波及整個秘境。現如今,天魔令即將現世,通山獸的力量也已經無法壓制住天魔令的力量了,從而導致天魔令的力量越發的強大。看通山獸如今的模樣,應該是被天魔令所蘊含著的魔氣給侵蝕了。”

確實是如此,通山獸所釋放出來的氣息的確與尋常妖獸的靈力有所不同。

且不說因為天魔令,這通靈的通山獸入魔,失去了通山獸所控制的魔氣更是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秘境之中蔓延下去。

蕭慈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他放眼望去的時候,卻見魔氣早已經擴散出去了。

像他們這樣的九品高手,在一段時間內自然是不會受到魔氣的侵蝕的,但是其他的人可就不一樣了。

魔氣一旦擴散出去的話,整個秘境的情況都會受到影響的。

蕭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立刻從自己的乾坤袋內取出數張符箓。

蕭慈一揮手,手中的符箓滿天奮飛。

他口中念念有詞,繼而屈指凝訣,轉眼間卻見那符箓竟是綻放出金色的光芒,‘咻’的一聲化作金光朝著這一座山中四面分散開來。

蕭慈的動作一氣呵成,非常果斷。

蕭慈淡淡的道:“我在此地暫時布下陣法,短時間內能夠不讓這一座山內的魔氣蔓延出去。只不過,隨著天魔令所釋放出來的魔氣變得越來越強大,我的陣法怕是也不能夠堅持太久。當務之急,還是需要先解決眼前的這個麻煩,要不然的話,我們都跑不掉。”

韓景澤輕笑一聲的道:“是啊!我看這個大家伙卻沒有想要放過我們的意思。”

沈越沉聲道:“不可戀戰,若是能夠取下通山獸身上的天魔令,也許我們能夠搶先控制住天魔令所釋放出來的魔氣,這樣也許也能夠幫助通山獸恢復神智。”

眾人抬眸看了一眼眼前的通山獸,想從它的身上拿到天魔令,可真的是一件難事啊!

眼前這個大家伙和蕭慈他們幾個相比,在體型上明顯是占據了下風。

但在著通山獸的眼中,蕭慈他們幾人卻像極了一個渺小的螻蟻似的。

而天魔令正在它的頭頂,也就是一開始他們所看見的山頂上的那一座怪異的巨石上。

林桑桑嘀咕了一聲,道:“這可不是什么簡單的事情啊!”

蕭慈淡淡的道:“不簡單,也只能做了。”

林桑桑看了他一眼,繼而微微頷首,“知道了。”

盛羽立從不遠處過來,看了蕭慈和林桑桑二人一眼,道:“我也會幫忙的。”

蕭慈看了她一眼,微微頷首,“好。”

未完待續!

他左手拿条鸡腿,右手持杯,忽已放声大叫了起来,道:阴九幽”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等到那时候,姑娘若是要找帮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祝融殿(加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魂生道墟

火影辉夜

魂生道墟

落尘

魂生道墟

黄金战士

魂生道墟

梅深不见冬

魂生道墟

多笑天

魂生道墟

拓跋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