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人书画 >

傅弘泽:“死撑,是会撑死的”——再说沈木珠张仲春教授夫妇系列诉讼[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十六)]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傅弘泽


沈木珠教授张仲春研究员夫妇2008年5月在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的针对李世洞教授和杨玉圣教授名誉纠纷系列案,经过多年的拉锯战,终于在2011年12月19日由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沈张夫妇彻底败诉。 

消息从首都传来时,远在祖国西南的笔者,从心底感到雀跃;正义最终得到伸张;这场恼人又可笑的闹剧,终于暂告一段落。 

八个多月前,我当时还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大四学生,曾有机会在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旁听此案。笔者曾亲眼目睹沈张夫妇愤怒不堪、语无伦次的狼狈。之后,也无数次在各类媒体上读到数年间该教授夫妇无数词不达意、语句混乱的“造势”网文。从开始到现在,比“愤怒的小鸟”还要愤怒的两位法学前辈,始终理不直但气尤壮地指责李世洞教授及学术批评网创办人杨玉圣教授“诋毁其名誉”,总拿“蓄谋已久、恶意侵犯”说事儿,力图证明人人心中都有一片阴谋论的沃土,却对“重复发表”、夫妻间“相互克隆”一事,避而不谈。甚至企图从杨玉圣教授两翼进攻,拣些鸡毛蒜皮、细枝末节,或者在南京提起新的诉讼,或者在北京举报《从学术批评到恶意诉讼——沈木珠夫妇诉讼门事件备忘录》为所谓的“非法出版物”(从杨教授的《请依法执法 请文明执法——致北京市文化执法大队负责同志(特别是沈睿处长)的公开信》得知,首都的文化执法大队,对此“借刀杀人”式的恶意举报,不知是真糊涂还是装着明白当糊涂,居然积极“执法”)。教授夫妇自己思路不清晰,还偏要指责学术批评网是有组织有纪律的“黑社会”,还把两位德高望重的历史学家(武汉大学李世洞教授、北京师范大学黄安年教授)和一位著名语言文字学家(天津师范大学谭汝为教授)扣上“黑社会骨干成员”的大帽子。这一幕幕一句句,连作为法学界晚辈的我,都不由得为法学界有这样的法学教授、法学研究员而汗颜。 

笔者难以理解:为何沈木珠教授夫妇如此自以为是?为何宁可绞尽脑汁去做这些亲者恨仇者快的事,去演出一场场闹剧,不怕惹人笑话,却不能也不愿去坦承错误?这疑似歇斯底里的丑态,是遇强则强,以为嚣张的气焰就能吓退对方吗?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执拗,是满溢的不甘冲昏了头脑吗?连撞了南墙都不回头的愚蠢,是不愿“空手离开法院”,免得浪费了路费吗?他们难道不知道这场PK的对方辩友是“扫抄界”出了名的光明磊落、一身正气的清道夫吗?是否教授夫妇“聪明绝顶”反被“聪明”误了呢? 

后来,笔者曾有幸看过木珠教授夫妇在学术殿堂一路艰苦攀爬的抄袭记录整理版,也大致明白二人玩命儿诉讼的原因:能改的,是缺点,但是弱点,可不能随便让你戏弄的。杨玉圣教授玩儿学术批评都摧毁沈氏的学术根基了,她能不跟你玩儿命吗?想来,是地基脆弱的自信,被彻底摧垮,除了做闹修长怒的弱者,也许两位前辈别无选择。人都是经不起推敲的,但学术不是。做学术本应严谨,为人师表更应以身作则。教授夫妇除了恼羞成怒之外,二位是否仔细想过被推向风口浪尖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是否明白,自己身为学术共同体的一员,担负着最基本的诚实义务? 

事实是有目共睹的:作为美国史专家的李世洞教授,不过有凭有据有理有力有节地指出了沈教授夫妇“重复发表”的学术不端行为;学术批评界的先锋杨玉圣教授,不过是在学术批评网上刊载了批评沈氏夫妇学术诚实问题的文章,这都是例行公事,都是按规则办事,没有半点捏造,绝非空穴来风。要说在学术批评网上被批评,二位既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多少不诚实做学术的人在这批评榜上前赴后继?只要不抵赖、不过分张牙舞爪,都不至于身败名裂一无所有。但沈张教授夫妇面对当初有限的批评,不仅不肯认错,而且还频频开打名誉权官司,从南京到天津又折回南京,都已经提起十个名誉权诉讼案了,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拒绝回头,非得这样玩命吗? 

笔者曾在上一篇评论此案的文章中,以法学晚辈的身份向二位前辈进言,希望他们多一点承认错误的勇气(见傅弘泽:《与其“以泪洗面”,不如“知错能改”——一个法学界晚辈对沈木珠教授的进言》,学术批评网2011年4月27日)。毕竟,承认说谎,就能活在当下,而闪躲否认,则不得不活在过去。对批评者恼羞成怒,愤然而起,百般辩解,徒徒耗费对于中年人而言最宝贵的“关注力”在过去的事情上。写下那篇文章,距今已近一年,笔者离开校园,走向社会,从法学转行,经历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波折,可再看看二位在法庭内外的表现,怎么反倒觉得已过中年的两位前辈好像一点儿都没有“长大”呢?。写到这里,笔者发自内心的好奇。沈氏夫妇究竟是生活在在什么样的环境里 ?“著作等省”的二位教授、研究员,看的又是什么书呢? 

或许到现在,沈木珠夫妇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掉官司,输掉面子,输掉里子。也许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吧?因为人最难超越的,是自己的弱点。不够勇敢,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错误,宁愿用谎言掩饰谎言,用愤怒饰演太平,这就是他们的弱点。是,在特定的环境下,我们可能需要和光同尘,需要编织善意的谎言,需要一点点伪装,需要暂时背离坚持的原则。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只有圆滑,只剩伪装的人,终会被否认,被湮没。骗子能混一辈子,但顶多是混成了顶级骗子,永远不会也不可能站在学术的最高峰而受世人敬仰。 

数日前惊闻,今年1月11日,沈木珠张仲春夫妇二人又对杨玉圣教授、李世洞教授及宋绍富律师提起名誉权诉讼。看到这则消息,笔者不由地在心里轻叹一声:“六年了”。 

当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儿》说过:“张牙舞爪的人,往往是脆弱的,因为真正强大的人,是自信的,自信就会温和,温和就会坚定,无需暴力,无需杀戮,因为温和,才是最高层次的暴力”。《明朝那些事儿》还有一句话:“死撑,是会撑死的”。不知这些连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两位法学教授夫妇前辈是否认同?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3月3日 


上一篇:潘衍江:卖血悬赏2500元现金 征集“方舟子妻”同学、老师证明其曾读全日制大学
下一篇:李世洞:双重标准掩盖下的霸道作风——再评沈木珠教授的《民事上诉状》[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十一)]

  • 杨军:游戏与游戏企业要肩负起更多社会责任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守法合规十佳企业”
  • 高青云:整治网上低俗信息助力游戏产业转型升级
  • 高炼惇:推动游戏产业向善、向美、向上发展
  • 张怀海:“不做市场的奴隶”游戏行业发展应义利相协
  • 伊迪:游戏企业需实现“发展”与“责任”的统一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今日发布
  • 郭臻: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是游戏行业发展的重要基石
  • 第六批520家网站公布举报受理方式滴滴、链家等平台在列
  • 他的生命“燃烧”到最后一刻
  • 崔晓春:积极的承担企业社会责任让游戏行业稳步健康发展
  • 去年中央“三公”经费支出39.92亿元实现“七连降”
  • 超7成哮喘患者未经医生诊断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社会公益十佳企业”
  • 刘金华:游戏发展需要正确处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
  • 公交“活地图”的朋友圈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文教价值十佳企业”
  • 钟忠:创新引领未来,筑牢责任底线
  • 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发射成功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社会评价十佳企业”
  • 前5月货运量同比增长6%
  • 女孩夜行有安全屋保驾,数据警务加持夜上海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内容安全十佳企业”
  • 中国注册船员世界第一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数据安全十佳企业”
  • 中国发布|国际禁毒日:“嗨”过之后被“毒魔”缠身该如何挽救他们?
  • 瑶里“慢”时光
  • 新时代的中国开放观发展观和全球观
  • 抓住新时期文化改革发展的重点
  • 金融中心建设如何助力一体化
  • 促进智库跨国合作 聚焦共同发展议题
  • 城市管理需要智能化可视化
  • 长征精神需牢记与弘扬
  • 《中华道经精要(点校本)》丛书编纂出版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 从长安再出发:推动交流互鉴 促进宗教中国化——“长安宗教与中国宗教研究方法”会议综述
  • "梦回三国"李良巧作品展在广州华南植物园举行
  • 中央自然灾害救助金3.6亿元下拨
  • 杭州:醉酒乘客公交车上呕吐次日写信致歉,还夹着500元
  • 京张铁路多座历史建筑获文物认定
  • 第一批鼓励仿制药品目录建议清单发布
  • 扬子晚报评:《三体》怎么拍书迷都很难满意
  • 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开幕集三地大咖创文艺精品
  • “趋稳”成为楼市新常态(锐财经)
  • 江珊挑梁内地版话剧《德龄与慈禧》
  • 北京市文联主席陈平:把内容做好比盖一座剧院还难
  • 时时彩论坛
  • 五星体育斯诺克
  • 北单比分直播
  • 河北11选5走势图
  •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 九龙图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