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书报道 >

十二个故事有喜有悲莫言新作《晚熟的人》讲述获诺奖后生活

发布时间:2020-08-01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人民网北京7月31日电 近日,莫言携新作《晚熟的人》重返读者视野,这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的首部作品,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首位获得该奖的中国籍作家。2020年,距莫言获诺奖过去已有八年,距他出版上一部小说已过去十年。十年蕴积,人事全新。《晚熟的人》中,莫言根植乡土,聆听四面风雨,塑造典型,挪借八方音容,用十二个故事讲述获诺奖后的里里外外。十二个故事有喜有悲,有荒诞有现实,从上个世纪到当下社会,从历史深处步入现实百态,壁立千仞,气象万千。这一次,莫言将笔触延伸得很长、很远,但距离你我又是如此的紧密、亲近。

那个“讲故事的人”回来了

莫言曾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像福克纳书中的约克纳帕塔法一样已然成了文学地标的高密东北乡,也不过是莫言用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构筑的文学幻境。在这本蕴积了近十年的新作中,莫言改变了他一贯的讲故事的方式,既延续了以往的创作风格,又明显注入了新的元素——汪洋恣肆中多了冷静直白,梦幻传奇里多了具象写实。他的眼光转向了那些最平凡最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们过于真实,仿佛就是从我们身边走出来的人物。正是这样一群人,组成了时代演进中的“常”与“变”。莫言写下他们的故事,好似不经意地在一张白纸上刻下一个又一个坐标。看完这12个故事,所有的坐标都被一条无形的线连系起来,读者才恍然大悟,莫言讲述的不是某一个人的故事,而是时代的潮起潮落。

莫言所写的时代,其中就有我们所处的二十一世纪。不同于以往所有的作品,莫言第一次引入了当下社会的“新人”。在《红唇绿嘴》中,莫言塑造了一个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并不陌生的人物——网络“大咖”高参。高参深谙互联网运作规律,最擅长胡编乱造、添油加醋,靠贩卖谣言发家致富。她手下有上百个铁杆水军,让咬谁就咬谁,让捧谁就捧谁,将网络玩弄于股掌之中。高参有一句名言:“在生活中,一万个人也成不了大气候,但网络上,一百个人便可以掀起滔天巨浪。”这依旧是以高密东北乡为背景的故事,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用童年经验和想象力织造的高密东北乡早已一去不复返。对于故乡的变化,莫言很坦然:“将逝去的留不住,要到来的也拦不住。”时代变了,故事照讲,《晚熟的人》又带回了我们熟悉的那个“说书人”莫言。

真假莫言

莫言讲故事向来爱用第一人称“我”,《晚熟的人》延续了这一习惯。不同的是,这12个故事中的“我”大都借用了作家本人当下的年龄和身份,莫言真正将自己写进了故事里,毫不避讳地向读者敞开了获得诺奖后的生活。读者随着小说里的这位“莫言”,获奖后回到高密东北乡,发现家乡一夕之间成了旅游胜地,《红高粱》影视城拔地而起,山寨版“土匪窝”和“县衙门”突然涌现,“还有我家那五间摇摇欲倒的破房子,竟然也堂而皇之地挂上了牌子,成了景点”。每天都有人来参观,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甚至还有不远万里前来的外国人。

莫言获奖后的经历真的像小说中写的那样,火了、忙了,不仅自己火、自己忙,还带着老家高密东北乡也跟着忙了起来。读者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书中的“我”就是莫言本人。于是莫言讲的故事中的人和事,看上去也有点像是真人真事。亦真亦假,打破现实与虚构的边界,这正是莫言想要的艺术效果。对于这一别出心裁的安排,莫言解释说:“小说中的莫言,实际上是我的分身,就像孙猴子拔下的一根毫毛。他执行着我的指令,但他并不能自己做出什么决定,我在观察着、记录着这个莫言与人物交往的过程。”小说中的“莫言”更像一个故事的寻访者和记录者,偶然路过人生百态,对争执不予置喙,对善恶不妄定论,始终冷静,始终淡然。作者的价值观始终深藏在文字背后,这些故事也因为“莫言”的介入更接地气,更加精彩。

“获奖八年来,我一直在创作”

相较于过去的创作,《晚熟的人》少了很多血气方刚剑拔弩张,更加沉静平实、幽默松弛,这与莫言自身的写作状态不无关系。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的写作状态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面对公众的关切和质询,莫言有自己惯常的表达,以“获奖后陷入沉寂”开场,以“希望将来写出好作品”结束。随着《晚熟的人》问世,“闭关”了太久的莫言终于给出了实实在在的答案:“获奖八年来我一直在创作,或者在为创作做准备。”作家苏童说,诺奖之于莫言是“桂冠”也是“枷锁”,伴随获奖而来的是无形的压力和无尽的琐事,一度使他无法持续创作。据统计,截至2016年,莫言获奖后去了全世界至少34个不同的城市,参加过26次会议、18次讲座,题了几千次字,签了几万个名。特别是在获奖后最初的2013年,莫言忙到一整年连一本书都没有看。

然而即使身在“枷锁”之中,莫言仍旧坚持了一个作家的使命。在这八年里,他写过戏曲、诗歌,也到过很多地方旅行考察。他依旧时刻关注着家国的变迁,关注着周围的人和事,并用精彩的文字讲述着这些人这些事。“对于一个作家来说,你所做的事,都可能成为小说的素材或灵感的触发点。”回头再看,莫言还是那个莫言。正如他多年前在一次演讲中所说,一个作家一辈子其实只能干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血肉,连同自己的灵魂,转移到自己的作品中去。




上一篇:赵季平:把音乐写到老百姓心坎里
下一篇:聂震宁:“书人优者,为国为民”出版人应具有社会担当

  • 杨军:游戏与游戏企业要肩负起更多社会责任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守法合规十佳企业”
  • 高青云:整治网上低俗信息助力游戏产业转型升级
  • 高炼惇:推动游戏产业向善、向美、向上发展
  • 张怀海:“不做市场的奴隶”游戏行业发展应义利相协
  • 伊迪:游戏企业需实现“发展”与“责任”的统一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今日发布
  • 郭臻: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是游戏行业发展的重要基石
  • 第六批520家网站公布举报受理方式滴滴、链家等平台在列
  • 他的生命“燃烧”到最后一刻
  • 崔晓春:积极的承担企业社会责任让游戏行业稳步健康发展
  • 去年中央“三公”经费支出39.92亿元实现“七连降”
  • 超7成哮喘患者未经医生诊断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社会公益十佳企业”
  • 刘金华:游戏发展需要正确处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
  • 公交“活地图”的朋友圈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文教价值十佳企业”
  • 钟忠:创新引领未来,筑牢责任底线
  • 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发射成功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社会评价十佳企业”
  • 前5月货运量同比增长6%
  • 女孩夜行有安全屋保驾,数据警务加持夜上海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内容安全十佳企业”
  • 中国注册船员世界第一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数据安全十佳企业”
  • 中国发布|国际禁毒日:“嗨”过之后被“毒魔”缠身该如何挽救他们?
  • 瑶里“慢”时光
  • 新时代的中国开放观发展观和全球观
  • 抓住新时期文化改革发展的重点
  • 金融中心建设如何助力一体化
  • 促进智库跨国合作 聚焦共同发展议题
  • 城市管理需要智能化可视化
  • 长征精神需牢记与弘扬
  • 《中华道经精要(点校本)》丛书编纂出版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 从长安再出发:推动交流互鉴 促进宗教中国化——“长安宗教与中国宗教研究方法”会议综述
  • "梦回三国"李良巧作品展在广州华南植物园举行
  • 中央自然灾害救助金3.6亿元下拨
  • 杭州:醉酒乘客公交车上呕吐次日写信致歉,还夹着500元
  • 京张铁路多座历史建筑获文物认定
  • 第一批鼓励仿制药品目录建议清单发布
  • 扬子晚报评:《三体》怎么拍书迷都很难满意
  • 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开幕集三地大咖创文艺精品
  • “趋稳”成为楼市新常态(锐财经)
  • 江珊挑梁内地版话剧《德龄与慈禧》
  • 北京市文联主席陈平:把内容做好比盖一座剧院还难
  • 时时彩论坛
  • 五星体育斯诺克
  • 北单比分直播
  • 河北11选5走势图
  •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 九龙图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