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规范 >

清初唐诗选本中的诗学反思

发布时间:2018-12-12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清初的唐诗选本有40余种,可分为两类:一是对前代唐诗选本的重新编注,如冯舒、冯班《二冯先生评阅才调集》,陆贻典等《唐诗鼓吹注解》,戴明说《重校唐诗类苑选》,王士禛《十种唐诗选》等;二是清代学者自己的辑选,如邢昉《唐风定》,顾有孝《唐诗英华》,金圣叹《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龚贤《中晚唐诗纪》,徐增《而庵说唐诗》,王士禛《古诗选》《唐贤三昧集》,陆次云《唐诗善鸣集》,李沂《唐诗援》等。诗歌选本颇能体现编选者的用心和眼光,同时深刻反映彼时的诗学风气,诗歌评注亦会贯彻自身的诗学理论。因而,于清初唐诗选本中可以明显看出对明代诗学的反思。复古是明代的主流思潮,以前后七子为代表的复古派在明代影响甚大。明人结社成风,除了七子,还有唐宋、公安、竟陵等诸多流派。这些流派一方面促进了明代诗学流变的多样态,另一方面诗学主张本身的缺陷也形成诸多流弊。

  清初诗学竭力突破“诗必盛唐”的藩篱。明代前后七子标榜复古,提出了“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口号,要求诗歌创作以盛唐为榜样。诗坛盟主钱谦益对此提出了强烈批判。唐诗选本是钱谦益宣扬其诗学主张的重要领域,他曾为《唐诗英华》《唐诗鼓吹注解》《唐人咏物诗》三种选本作序。《唐诗英华序》云:“世之论唐诗者,必曰初、盛、中、晚,老师竖儒,递相传述。揆厥所由,盖创于宋季之严仪,而成于国初之高棅,承讹踵谬,三百年于此矣。”钱谦益指出唐诗四分法始于宋末的严羽,形成于明初的高棅,并且毫不留情地批评这种分法“支离割剥,俾唐人之面目蒙幂于千载之上,而后人之心眼沉锢于千载之下”(《唐诗鼓吹注解序》)。而以编选诗歌为务的唐诗选本是扭转这一“讹谬”的最佳方式。清初唐诗选本多选中晚唐诗,或是通选四唐。如重新评注《才调集》和《唐诗鼓吹》,二集收诗以中晚唐为主;《唐诗英华》中晚唐诗占全书的四分之三;甚而出现了补缺性质的《中晚唐诗纪》,龚贤《中晚唐诗纪侨立姓氏说》云:“《唐诗纪》有初、盛,而无中、晚,以中、晚篇帙浩繁,难于裒辑。人有斯志,未见成书。今余遇一家便刻一家,各各首尾完具。”大多数选本尽量做到四唐并重,没有偏废。

  前后七子标举盛唐的同时极力贬低宋诗,“明代诗人,尊唐攘宋,无道韩、苏、白、陆体者”(乔亿《剑溪说诗》)。清初诗学则“祖宋祧唐”,为宋诗恢复名誉。七子的复古主张不谬,大谬的是以模拟、剽窃为创作门径,“万历间,王、李盛学盛唐、汉魏之诗,只求之声貌之间,所谓图騕袅、写西施者也”(冯武《二冯先生评阅才调集凡例》),“济南以‘唐无古诗’一语抹杀,缉缀选句成篇,遂开袭取之路”(俞南史《唐诗正凡例》)。因而,纠正七子的失误,不仅要清理其偏颇主张,更要指出一条正确的复古途径。复古并非仅仅学习秦汉之文、盛唐之诗,而是“转益多师”。既然要全面、综合地继承古人,那么宋诗就不应被排除在外。李振裕《唐诗善鸣集序》云:“虞山钱牧斋先生,乃始排时代升降之论而悉去之,其指示学者以少陵、香山、眉山、剑南、道园诸家为标准,天下始知宋金元诗之不可废,而诗体翕然其一变。”在钱谦益的推动之下,清初诗坛形成学习宋诗的风潮。

  清初诗坛在宗法唐宋上经历了几番转变,首先是由中晚唐诗而至宋诗,正如陆次云《善鸣集序》所言:“学者共识其非,厌蹈袭而思变通,始复中晚、宋人之诗是问。”客观来看,中晚唐诗和宋诗皆有缺陷,若要确立诗歌典范,还需理性看待盛唐诗。其次是由宋诗又至盛唐,明人的“诗必盛唐”具有排他性,清初唐诗选本并未因批判明人而有意贬低盛唐诗。张揔《唐风怀序》称唐诗“大抵历初盛而中晚,无事区分而运会代迁,俯仰自异”,“各极其致,岂遂相非”。唐诗的阶段性特征是诗歌发展的必然,不存在孰优孰劣的问题。诗人学作诗也大多会选择学习盛唐诗,邢昉《唐风定序》中叙述自己学诗的过程,先学汉魏,后来“事盛唐名家,久之,益酷嗜,遍及钱、刘之清婉,韩、孟之镵刻,寖能穷探旨趣,究极原委逾二十年”。盛唐诗的价值有目共睹,“是中晚及宋元人皆知尊盛唐、皆知学盛唐而患不逮”(李沂《唐诗援序》),何况中晚、宋元亦是皆学盛唐。因此,“盖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善学宋、元诗者,当仍于唐诗求之”(汪立名《唐四家诗自序》)。宗唐的代表人物是王士禛,王渔洋论诗主“神韵”,“神韵说”的支撑点是盛唐诗歌,其《唐贤三昧集》“取开元、天宝诸公篇什读之……录其尤隽永超诣者”。王渔洋的宗唐有别于明人的专事模拟盛唐,何世璂《燃灯纪闻》载渔洋之语:《三昧》之选“要在剔出盛唐真面目与世人看,以见盛唐之诗,原非空壳子,大帽子话”。王士禛正是以“真盛唐”来纠正明人之偏,以及清初诗坛的宗宋之偏。

  明诗学提倡的复古最终流为拟古,为了从根本上清除拟古之弊,清初诗学再提诗教说,主张诗学传统的回归。钱谦益倡导学习《诗经》,他在《唐诗英华序》中批评严羽论诗“不落议论,不涉道理,不事发露指陈”,完全背离了诗教传统,“三百篇,诗之祖也”。议论、道理、发露、指陈皆见于《诗经》,不能弃之不顾。清初唐诗选本对风雅诗教极为重视,《唐诗英华》选“唐人多有讽咏时事、关系国家得失、寄托五十六字中者”(顾有孝《唐诗英华凡例》),《唐风怀》选“进唐风于汉魏、《离骚》、《三百篇》”者(张揔《唐风怀序》),《唐诗正》所选之诗“虽有不同,总欲归于大雅”(俞南史《唐诗正凡例》),《唐诗掞藻》“大要有关于庙廊者,乃登是选,亦以使雅颂之遗音不泯”(高士奇《唐诗掞藻序》)。二冯之所以评阅《才调集》,也是因为其“不入于风雅颂者不收,不合于赋比兴者不取,犹近《选》体气韵,不失《三百》遗意”(冯武《二冯先生评阅才调集凡例》)。邢昉《唐风定》更是明确标举雅正,其选诗皆以雅正为标准,分体编排,每一体内分“正风定”和“变风定”,如评魏征《述怀》:“清和夷雅,卓立四子之前,允为正始。”评韩愈《秋怀》:“哀伤太露,为变风之始。”清初诗学以风雅比兴、温柔敦厚为批评标准,努力将创作引向时事、引向生活,不悖复古原则的同时,为诗坛指明一条健康发展的道路。

  明七子的模拟之风必然导致诗歌创作缺乏真情实感,公安派、竟陵派继起纠偏,却又流于俚俗冷涩。清初诗坛深受其害,戴明说《重校唐诗类苑序》云:“今之为诗者,乃或拾公安之唾余,藉竟陵之羹渖,以空踈为高贵,以浅薄为清虚。”对此清初诗学重提“真诗”,强调真情对诗歌创作的重要性。明代诗坛其实一直在提倡“真”,从李梦阳的“真诗乃在民间”到王世贞的“有真我而后有真诗”,但在实际创作中并未将“真”落实在“真情”上。李振裕《唐诗善鸣集序》云:“其意无论时代,要取真诗为贵。夫诗所以为真者,何也?曰情也。诗以道性情。”只有“情真”才能写出“真诗”。冯武《二冯先生评阅才调集凡例》云:“况诗发乎情,不真则情伪,所以从外至者,虽眩目悦耳而比之刍狗衣冠;从肺腑流出者,虽近里巷鄙俚而或有可取,然亦须善为之。”诗歌不论雅俗,只要真情流露就有其可取之处。“真情”进而可释为性与情的不可抑制,金圣叹《唐才子诗序》曰:“无情犹尚弗能自已,岂以人而无诗也哉!离乎文字之先,缘于怊怅之际。性与情为挹注,往与今为送迎。送者既渺不可追,迎者又欻焉善逝。于是而情之所注无尽,性之受挹为不穷矣。”人之性情本来无穷无尽,性与情的挹彼注兹是诗歌创作的源泉。清初评诗多重真情,如徐增《而庵先生说唐诗》评杜甫《秋兴八首》:“秋兴者,因秋起兴也,子美一肚皮忠愤,借秋以发之,故以名篇也。”“人断处偏不肯断,人连处又偏不肯连,此老一生倔强,所以成得一个诗人,然非看得定、持得牢,将何者与人倔强也!”“忠愤”“倔强”是杜甫的真性情,抒写真性情的诗最是好诗。

  总之,清初诗坛对明诗学进行了全面反思,在反思中新的诗学思想逐步形成直至最终确立,唐诗选本通过选诗、序跋和笺评,参与其中并成为有力阵地。

  (作者:韩宁,系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