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至宝!》。

昨夜,趙構讓人將趙瑗召進了寢殿之中。當趙瑗惴惴不安的走進寢殿里的時候,趙構正在用一支銀色鳥簽挑著鳥食逗弄掛在架子上的籠中鳥。

趙瑗不敢打攪,站在一旁等著,看著趙構耐心的給籠中的那只鳥兒喂食,還用一支特制的小梳子伸進籠子里去,世子雖是好心一片,倒也是應當注意身體啊。”

蘇青玉聞言,貝齒緊咬薄唇,這些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江子石此時臉色是真的很難看了,籌劃這么多,竟讓這個二世祖撿了便宜,陪了蘇青玉又折了長老,江子石心中憤懣難言。

他努力想使自已的笑容变自然些,自表解职。诏以为豫章内史,

由是走入左边第一间屋子檐廊,贴住墙壁暗听屋里的动静了。

一时又觉着自己可笑,暗想那老家伙明明睡了,屋里哪会有甚么动声?

由是壮着胆子,慢慢推门而进,只是里头一阵漆黑,只好映着月辉,摸索而前。

只模糊见着三把椅子,四处柜台。暗知这正是寝屋,又往床榻那里走。

暗思师父会不会睡在上头,倘若真是如此,那这柜子抽屉里面定有秘笈书谱可阅。由是轻着步履,缓缓摸过去。待到近至榻边儿,细细瞧看,却是榻上无物,只是一床叠放齐整的被褥。

莫寒叹了口气,心想师父该是在其它寝屋。不过既已来此,索性先搜刮一番,或有不料之获也未可知。

便往那柜台边走去,蹲下身子拉开低下抽屉,略微看到了书本。也不管是书是谱,拿了就要翻开来看。可屋里实在昏暗,只好速速出了来,蹲在廊阶边。

带着喜悦之心,将手中那书翻开,头里几个字眼一瞧,便觉心沉大海。原来竟是东坡杂录,手抄读本,那字是曰:“此书纯为记事而撰,地取淮阳东坡。据实照心而写,外并贤文抄录,俱当怡情陶性.....”

莫寒不再往后看,只转过身去,意欲再寻些别书。哪知没走几步唬得一步跌倒,竟撞见了老翁。

莫寒惊得发颤,倒在地上迟迟不敢起身。待起来后,又不敢看他,还当自己瞧错了。

正细细观时,确实了那人正是老翁,忙跪下身说道:“师父饶徒儿一回,徒儿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哪知老翁并不生气,只轻笑着道:“你这孩子灵慧聪敏,只是急于速成,心有别念。为师迟迟不予你新谱新功,只为磨练你的心性。

如今你既这般,倒也罢了。你且起身,我有话嘱咐。”

莫寒听到这里,知老翁并不如何动怒,由是怯怯而起,目光依旧暗沉。老翁道:“为师知道你渴求上等轻功,你真心愿学,为师便传与你。”

莫寒猛一抬头,眼眸直若星辰,朝老翁兴道:“徒儿愿意,徒儿当然愿意,师父当真传徒儿?”

老翁道:“你不过是看为师动若清风,也欲似为师这等。你既愿意学,为师需向你嘱咐明白了。你可知为师有这等功力,可是费有毕生之学。

所谓身轻如燕,必得是内力上乘。而内力俱是日日攒习,月月累存,经年历学而成。却从没有谁专有学轻功一门功夫,你可明白?”

莫寒深加思量,而后回道:“师父的意思是轻功乃水到渠成,而非有意为之?”

老翁笑道:“正是,不过幸喜为师专在内学,在这身轻之道上却费了一番时光。可传与你,并助你速成,只是你的造化如何,为师却浑然难知。

先前本有意传你,也是看看你福运深浅,造悟高低。可你心急至此,为师只好擅作主张,一并同你说明为是,至于你能否学得,还得在你。”

莫寒复又跪下道:“徒儿一定学得,求师父快快传我!”

老翁深望她一眼,便道:“好,我有九十三路离殇步魂,一十四路断梦神指,二十七路浮身心决。你可尽心领悟,只是需先将十二功谱学透,择一日与为师看了,再来学这三门轻功可好?”

莫寒只是感激涕零,磕头拜道:“谨遵师父教诲。”

老翁笑而不语,徐徐转进屋内。莫寒也只退出院外,直兴奋一夜,竖凌五更才自沉睡。

早间辰时即醒,也不去备饭,只速速往花亭奔去,又下至石阶,赶到何月芙屋子里。

瞧见她正吃着早饭,遂二话不说,走近了坐在她对边儿,提起筷子夹了一口茄块儿往嘴里送。

何月芙一时瞧得痴了,直朝他喊道:“你这小子今日还真是赶得巧,昨日不是不来这里吃吗?如何要这般?”

莫寒却道:“怎么?我爱来就来,管得着吗你!”

何月芙登时怒极,忙伸手一拦道:“你不许吃!”

莫寒道:“我可是病人,身子骨弱着呢,就要多补补。”

何月芙冷笑道:“你也病了忒久了罢,目今的身子早已大好,打量我不知道呢。这大半个月你都过来了,如何今日却要补补?”

莫寒道:“少在这里耍嘴皮子,有本事院里见真章!”

倒把何月芙唬惊了,暗想这小子哪根筋搭得不对,却要寻自己的不快。也罢,索性瞅瞅这小子到甚么进益了,由是冷着脸道:“行啊,你今日倒长了不少本事,瞧你如何张狂!我正巧没事,就陪你玩玩。”

说着已走出屋外,莫寒更是随在她后,二人站在院中。何月芙道:“來罢,且让师姐瞧瞧你的本事。”

然莫寒却道:“你是师姐,我是师弟。师姐先出招罢,不然说师弟欺负你了。”

此言一出倒把何月芙惹急了,大喊着道:“你混说些甚么!甚么师弟让师姐,古往今来全没有你这一说。”

莫寒急道:“婆婆妈妈的,再不出手黄花菜都要凉了。我看你是生疏了,不敢比了罢。”

何月芙怒不可遏,直并起掌来与莫寒斗武。莫寒只凭着半日所学的拳法

李浮塵看了過去,太陰神雷繞著那根石柱轉了一圈,“大哥,這就是那件寶物!”

李浮塵翻了個白眼,這還用你說?

然后將那株草分成了兩半,一人一半,隨后又叫它們一個在下面燒,一個再上面電,就不信拿你沒辦法!

李浮塵耐心也是極好的,而他們倆,只需分出一道雷霆和火焰讓它自己去燒就好了,根本不用搭理。

如此過了三天,一道黑氣竄出來,形成了一個帶著帽子的黑影的半身道:“住手,吾乃是先天至寶!”

身影有些蒼老,而且還頗具威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至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山重水复

吾道长不孤

山重水复

天清游人

山重水复

赖皮猫猫

山重水复

每顿都要肉

山重水复

君玉君

山重水复

烟四少